张毓强做客央视《对话》 “论剑”中国工业发展

2019-01-14 11:22

12月23日晚21:48,作为优秀民族工业企业的代表,中国巨石总裁、巨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毓强做客央视《对话》节目,以生动的创业故事和幽默风趣的语言,和其他四位中国工业大奖的获得者代表一起,与央视著名主持人陈伟鸿开展了一场深刻的对话,分享他们对中国工业发展的挚爱,绽放“中国工业的力量”。

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、工信部规划司副司长李北光、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济、风云四号气象卫星总设计师董瑶海、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陆川、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、成都康弘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郝晓锋共同参加了本期《对话》。

    12月9日,第五届中国工业大奖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,巨石集团有限公司荣获中国工业大奖。本届评选授予12家企业、11个项目中国工业大奖。

中国工业大奖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我国工业领域最高奖项。第五届中国工业大奖实施工作自2017年4月份启动,共有来自13个行业的231个企业和项目通过资格审查,进入行业评审。而能斩获大奖的“选手”都是优中选优。本次做客《对话》的嘉宾就是中国工业大奖的优秀选手。中国工业的“奥斯卡”奖含金量到底如何?这个奖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关于中国工业还有哪些事?

这个奖号称是中国工业的“奥斯卡”奖?

   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回忆,这个奖是在2004年提出的,当时的背景,是(十六大)在2002年提出的中国新型工业化道路,在这样的背景如何推动企业走新型工业化道路,这时候就酝酿搞一个全国性工业界的一个奖励,起个名字——工业大奖,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指示工经联来办这件事情,要把它办成中国工业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奖励。随着经济形势的发展,特别是到了十八大以后,进入了新时代、新经济,内容不断地充实,比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制造强国、网络强国、数字经济,它的目的就是要树立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的榜样,让全社会来关注工业,理解工业,支持工业,使我们国家工业化的进程能够加快,实现2020年基本工业化,2035全面工业化。


auto_2509.jpg


巨石集团获得中国工业大奖的理由是什么?

    巨石集团董事长张毓强跟大家介绍,巨石生产的产品可能大家都不是很熟悉——玻璃纤维。“玻璃纤维顾名思义,它的主原料是玻璃,但是有人把玻璃做成了平板,做成了玻璃瓶。我们把玻璃做成了纤维,做成了工业中的结构材料。每个人身上都带了玻璃纤维的材料,比如手机里都有一块很小的线路板,这线路板的主材就是玻璃纤维。玻璃纤维被广泛应用在航空航天、国防军工、环保、交通、电气等各种领域,可以生产的产品达6万多种。比如风能发电,一个叶片到底有多长?现在2兆瓦的一个叶片,最长是多少?70米左右。一个风力叶片看上去很小,但是它要用7吨玻璃纤维,3个就要用21吨。我们是全世界在风电领域供应玻纤最大的一个企业。我们花了25年的努力,追赶了国外最大的竞争对手,实现了世界最大,实现了世界最强。而且更感到骄傲的是,我们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,我们拥有自己的品牌,我们拥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技术,不仅是在国内做好了,更重要的是我们走出了国门,漂洋过海,把我们的产品和工厂定位在全世界各地。我想我们获得中国工业大奖应该当之无愧。”

获得中国工业大奖企业的共性

    李毅中评价道,第一是执着于创新,尤其在最近几年,在智能制造方面向前迈进了一大步;第二是非常执着于主业,十几年,甚至几十年围绕主业心无旁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,因此生产的主产品达到了世界水平;第三个是注重对外开放合作,一方面是吸取国外的先进经验,另一方面走出去到国外去建厂、并购,这方面的成绩比较突出;第四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强国担当,为了国家的强盛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中国工业存在哪些痛点?

    中国工业有两面:一方面我们有载人航天技术,能造高铁,可以进行深海探测,但另一方面我们在很多工业的关键领域很难突破,被认为是大而不强。那么到底中国工业的真实水平究竟如何?中国工业都有啥问题需要被解决?

    中国工业和“5%”这个数字有关?5%,代表着目前中国的高端芯片只有5%可以实现自给自足,另外的95%全部依靠进口,这就是今天我们中国工业存在的一个现象“缺芯少魂”。

    李毅中认为,国家对集成电路和芯片也是高度重视的,国家16个重大科技专项,前三项都是电子信息,第一项核高基,第二项集成电路,第三项无线通讯,手机已经从3G、4G发展到马上要5G了,所以我们的集成电路、芯片,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但问题是核心技术、关键技术受制于人,我们的产品上总体上处于中低端,这样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。

中国工业如何摆脱“缺芯少魂”的情况?

    中国工业如何才能摆脱“缺芯少魂”的情况?工信部规划司副司长李北光认为,芯片和软件现在是最高的技术,难度非常大,涉及到整个国家,尤其芯片,是综合实力的支撑。中国工业化从什么时候开始?1949年才开始,第一次工业革命从什么时候开始?从1765年就开始,第二次工业革命是1870年,第三次工业革命是1969年。“所以,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候,我们还正在初步建立工业体系。所以中国制造是从1949年到1978年,解决了我们制造业有没有的问题。从1978年到2010年成为第一制造大国,初步解决了够不够大的问题,短缺经济问题解决了。现在面临的是强的问题,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不断地向高端来迈进,向最底层的技术来深入。现在确实看起来好像是生病的,但是实际上我们已经从一个非常弱小的婴儿,一点点成长起来。

反思起来,分析原因,一个还是投入不够,另一个是在基础研究上花的精力还是不够,我们研发费用的开支,绝对量不少,全世界第二,但是这么多钱,其中用在基础理论的研发上只占5.3%。无论是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日本,甚至是俄罗斯,他们这个比例都在15%左右,是我们的3倍。因此我们要继续加大投入,加大基础理论的研究。当然这个行业还有一个特点,它和别的行业不一样,一年两年,甚至三年五年,不一定能够突破,少说有得十年八年。

中国工业也面对“锁喉之痛”?对此,李毅中回答,“30%到60%”指的是目前我国通用的零部件的安全性和寿命跟国际成熟产品相比,是有差距的。30%的自给率,70%受制于人。“其实人家随时可以用这些来卡我们的脖子,零部件、元器件和关键材料,它的技术含量更高,我们的自给率确实太低了,问题在我们行业的共性技术攻关抓得不够。

巨石如何突破封锁,摆脱“锁喉之痛”?

    张毓强董事长认为,“缺芯少魂”“锁喉之痛”对我们每家企业来说都经历过,也有不少企业解脱过,战胜过,但又卷土重来过。当然巨石这个“缺芯少魂”,把草字头去掉,缺的是核心的人才,缺的是灵魂的人才,再好的企业都有“缺芯少魂”,只不过时间有长短,再好的企业也有“锁喉之痛”,巨石当时也有这样的一种经历。九十年代初的时候,中国的玻璃纤维生产技术落后于国外50年之久。巨石人用信心勇气创新了生产方式,实现了零的突破。当时他借了7500万元,建了7500吨的池窑,这是中国第一条池窑拉丝生产线,但生产出来的产品是低端的,产量是不达标的。正在此时,亚洲金融危机爆发,当时企业受到冲击,处在奄奄一息的边缘,产品卖不出去,销路打不开。当国外公司欲收购巨石的时候,他坚定信心,坚决不卖,也不跟他搞合资,坚持走中国民族工业的道路。因为国外把玻璃纤维的生产技术视为高新技术,所以他们不向中国成套输出。这个时候心头之痛,心头之恨,心头之难受,都压在张毓强身上,当时怎么解决呢?巨石人按照一种特有的方式开展:信心建立起来、精神建立起来、机制建立起来、制度保障起来、平台搭建起来,让年轻的人才体现价值,施展才华。最终在玻璃纤维这个小产业里,做出了一篇大文章。玻璃纤维这份产业,百分之百拥有中国自主的知识产权,百分之百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,百分之百是自己的品牌和核心技术。

    在2000年以后,张毓强再到这家公司去的时候,他们对他说了三句话:承认你把玻纤工业做得这么好;非常地祝贺你,非常地妒忌你,也非常地讨厌你;因为你把中国玻纤工业做好了,我们是有压力的。当对方感觉到有压力的时候张毓强才稍稍松了一口气,才解一下“心头之恨”。

材料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?

   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济认为,首先,材料是制造业的基础,是工业的粮食。如果我们国家这么庞大的工业体系,没有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材料产业作为支撑的话,这个产业时刻会处于受制于人的风险之中。第二,材料是一些新技术的先导,我们都知道,作为这个社会主要支撑的信息产业,它的技术源头实际上是半导体材料。现在的工业体系是在新技术日新月异的条件之下建立起来的,新技术在工业体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如果没有强大的材料产业,我们就很难在这样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   材料本身是工业体系中最核心的一部分,材料是最不容易仿造的,材料本身发现、优化过程中有很多的不确定性,研发和产业化的过程中,相对来说周期比较长。一种新的材料,往往需要其他领域内的一种新的突破,同时也需要工业技术相配套。先进的工业技术,先进的控制技术,先进的制造技术,先进的分析测试技术等等。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,尤其是在比较先进的、比较前沿的工业产品之中,它最终决定产品的决定因素,往往是其中的一两种关键材料。可以这么说,一个工业强国,必然是一个材料的强国。

巨石“强身健体”有怎样的秘诀?


auto_2510.jpg


    张毓强认为,对巨石来说,“强身健体”四个字,体现在两个方面,一方面是我们世界一流的生产线怎样延长它的使用寿命,提高它的稳定性,生产出符合标准的产品。“90年代初的时候,我们的生产线的寿命第一次3年,第二次4.5年,第三次6年,第四次8年,现在能够达到10年以上。我们的生产线都是燃烧器,炉子的温度可以达到1500度,一方面在高温下要让它融化,一方面又要让它作业稳定。巨石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、精准管控,在标准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,主要在技术攻关、重大项目上实现了重大突破。要做出好的东西,还要做出性价比高、让客户接受的产品,这是巨石一直在努力做的。”

工业人如何面对“至暗时刻”?

    张毓强在玻纤行业工作了47年。谈到47年的感受,他认为快乐是一瞬间的事情。“其实难受是经常性的。比如遇到客户不理解,竞争对手不承认,国家之间的不认可,遇到这种情况说心里话是不想干的。但是碰到磨难的时候,你不想干谁来接你呢?没人干,那怎么办?咬咬牙,挺过去吧。巨石做到了世界最大,做到了行业的认可,做到了为中国这个民族工业尽了一份微薄之力,从这个层面上讲,所有的磨难又觉得烟消云散了。总体来说成就感还是比较强一点的。”

如何让更多人愿意坚守工业?

如何能够坚守中国工业,最基础的条件就是有更多的人才加入。对这个问题,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说,“工业是我们在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的根基,我们现在工业还是大而不强,我们是制造大国,还不是制造强国,我们的产品还处在中低端。说工业的重要并不是贬低其他行业,但是现在确实存在着工业被空心化、工业被边缘化的现象,脱实向虚,这个问题我的印象提出来八九年了,中央很重视,采取了很多措施。但是实事求是地讲没有根本解决,我们的年轻人有多少还愿意搞工业,搞制造业?要提高我们高技能人员的社会地位和待遇,应该有一个氛围。”